推荐:
首页 > 小品台词 > 小品《你好,李焕英》台词
2016喜剧总动员 贾玲\陈赫\张小斐小品《你好,李焕英》台词完整版

贾玲.jpg

 

(2016浙江卫视喜剧总动员 贾玲\陈赫\张小斐小品《你好,李焕英》台词剧本完整版  贾玲含泪缅怀妈妈)

 

贾玲:张叔,压腿呢?压这么老高啊。

张叔:我这条腿就不行。
贾玲:为什么呀?
张叔:这条是真腿。
贾玲:这条是假腿啊,怎么弄的?
张叔:哎呀,想当年在厂子里边收拾小流氓,见义勇为,不提了,不提了,贾玲啊,大爷这条腿压了两个多小时了,没一个人过来,你帮大爷拿下来吧。
张叔:好,再见啊贾玲。
贾玲:张叔再见。
贾玲妈:贾玲。
贾玲:妈。
贾玲妈:你给我站住。
贾玲:哎呀妈。
贾玲妈:贾玲,这孩子我跟你说可急人了,你干吗呀你?你说我带你上你姥姥家来,你陪陪她怎么了?你跑什么呀?
贾玲:妈,我姥我陪不了。
贾玲妈:你没良心你,你说你姥多喜欢你呀,见了你就在你屁股后边,玲啊玲啊,你怎么就待不了?
贾玲:她要缝我裤子。
贾玲妈:你这孩子呀,你能让妈高兴一天不?
贾玲:我哪天没让你高兴了?
贾玲妈:你哪天让我高兴了。
贾玲:我哪天没让你高兴了。
贾玲妈:你说你哪天让我高兴,你说这孩子多气人呢。
贾玲:快来追我。
(撞车声)
商贩:豆腐,刚出锅的豆腐。(摔倒)豆腐脑,刚出锅豆腐脑。
女工:今天下班倒挺早,正好今天晚上有女排,听说特好看。
张叔青年:有女排是吧?有郎平没?铁榔头我还……
贾玲:张叔,张叔你怎么变这么年轻?
张叔青年:你谁啊?就管我叫叔啊!看着岁数比我都大。
贾玲:那个,你是不是张江?
张叔青年:是啊。
贾玲:家住东方路。
张叔青年:是。
贾玲:右腿有伤,因为见义勇为折的。
张叔青年:那不是,我这条腿是调戏妇女被见义勇为的人打折的。
贾玲:张叔,这是哪年啊?
张叔青年:八六年啊。
贾玲:这是化肥一厂吗?
张叔青年:是啊。
贾玲:我妈呢?
张叔青年:我哪知道你妈在哪儿啊?上来就找妈妈,你是小蝌蚪啊。
贾玲:不是,那个李焕英在哪儿?
张叔青年:就在这儿啊,不是,你谁啊?
贾玲:我是她家亲戚。
张叔青年:这不来了吗,在那儿呢吗。
王铁钢:你说最近我这右眼皮就总跳,就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张叔青年:站住!
王铁钢:干啥呀?
张叔青年:你看谁来了?
贾玲:(抱住李焕英)
王铁钢:天老爷。
贾玲:没想到你年轻的时候长这样。
王铁钢:你是?
贾玲: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你叫李焕英。
张小斐:谁叫我啊?
王铁钢,我叫王铁钢,这整岔劈了,上来就抱我,这给我吓一条,我就说右眼皮跳,不一定啥事发生。
贾玲:你是王铁钢?
张小斐:是我呀。你是?
张叔青年:这不你亲戚吗,省城那边的。
张小斐:我亲戚?
贾玲:对对对,你认识刘玉芬吗?
张小斐:那是我姥姑。
贾玲:那是我姑姥。
张小斐:那你是?
贾玲:我是你三舅的那个什么,我叫你英子你叫我玲。
张小斐:行。
张叔青年:你来的正好,你跟李焕英说说,正为搞对象的事发愁呢,你说说。
张小斐:小张,你看你这大庭广众之下,你说这事干嘛?你让人怎么看我?
贾玲:你怎么总管别人怎么看你,你开心不就完了吗,说说,你喜欢那人什么样?我帮你追。
张叔青年:这不挺好嘛,你俩聊吧,我走了啊。谈不成有我呢,腿能恢复。
贾玲:别信他,他腿一直恢复不了。那个,你还没说你喜欢那人什么样呢?
张小斐:我跟你说,我喜欢那人吧叫欧阳柱,他是我们厂子所有女工都羡慕的对象,而且他的声音特别特别好听,每天中午十二点,他就有广播。你听。
陈赫:忙碌的工作,需要一座温馨的港湾,化肥厂广播站准时为您播音,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观众曾小贤)不是,欧阳柱。化肥生产一茬茬,谁也别往自家拿。下面请欣赏这首由我们化肥一厂的门外老张送给一厂所有员工的歌曲,《一场游戏一场梦》。
贾玲:那我们去哪儿能找到他呀?
卜钰:小姑娘们,是不是在找哥哥呀?
贾玲:是谁?
卜钰:化肥三少。
我们是化肥三少。我是黑化肥。
灰化肥:我是灰化肥。
发灰:我是发灰。
齐:我们就是黑化肥发灰会挥发……
卜钰:完蛋玩意儿。
贾玲:他们是谁啊?
张小斐:他们是我们化肥厂最坏的人了。
贾玲:我们没有钱。
卜钰:谁说我要劫你们钱了?
灰化肥:对啊。
卜钰:我今天来是想劫个色。
张小斐:你们不要这样,人家还没有谈过恋爱呢,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卜钰:你上一边去!你瞅你瘦的跟个刀螂似的,觉得自己挺美是不是?那个小胖丫头,能不能跟我处个对象啊?
贾玲:实话告诉你,要是在我那个年代,我就同意了。
卜钰:什么意思?
贾玲:因为在我那个年代,几乎没人追我。
灰化肥:那就对了,在我们这个年代,也没人追我们大哥。
卜钰:滚一边去!
灰化肥:大哥,那个你要是不那啥的话,瘦的这个留给我呗。
卜钰:给你呗,你别硌着了啊。小胖丫头。
陈赫:住手!你们这是搞事情啊。放开那个姑娘,(念书)让她像蝴蝶在丛林中自由地飞翔。
卜钰:揍他。
陈赫:大哥,我错了,大哥我错了。
张小斐:别别别,千万别打欧阳柱。
卜钰:不打欧阳柱我打你啊。
贾玲:(抓住卜钰手)
卜钰:疼疼疼,你干什么?兄弟们,给我上。
贾玲:(把三人打倒)
陈赫:女中豪杰(被打倒)
卜钰:哎呀我天呐,自己人都打,太没人性了,咱们撤。
张小斐:欧阳柱,你没事吧。
贾玲:他不行了,我给他做人工呼吸。
陈赫:我好了,我天呐,你打人怎么那么痛,我感觉像被大象撞了一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使出了洪荒之力啊。
贾玲:我已经毫无保留了,我很满意。
贾玲:我跟你说啊,刚才那几个人,我并不是怕他们,主要是我的兄弟不在,我兄弟在我打死他们。
贾玲:你兄弟去哪了?
陈赫:奔跑去了。
贾玲:没事没事,你兄弟不在,我给你介绍个姐们,你看。
张小斐:(转圈)
贾玲:英子,英子,你干什么呢?
张小斐:不是,玲,他真的太优秀了,我紧张。
贾玲:英子,我跟你说,他并没有那么优秀,看我如何撕掉他虚伪的外衣,让他原形毕露。
张小斐:别,他真的是个人才。
陈赫:别这么说,人才不敢当。
张小斐:当谦虚
陈赫:我是天才。
贾玲:看我的,欧阳柱。
陈赫:怎么的?
贾玲:你嘚瑟什么呀?你不就是工厂里区区一个播音员吗,整个镇子可大着呢,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陈赫:谁在说话?区区的播音员,我告诉你啊,在镇里考播音考试的时候,镇长只对我一个人说了两句话。第一句小伙子,你肯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持人。
贾玲:第二句呢。
陈赫:爸永远支持你。
贾玲:干什么呢?欧阳柱,咱们都抛开各自父亲的光环比一比,你敢不敢啊?
陈赫:可以啊,你父亲干什么的呀?打更的。
张小斐:你爸是打更的呀?那你挺难呐。
贾玲:好笑吗?
张小斐:好笑。
贾玲:笑吧,你迟早会因为这事哭。
陈赫:首先呢,我是个男人,我不能欺负你,然后我是一个主持人,咱们就比一下绕口令吧,请听题。白石塔,白石搭,白石搭白塔,白塔白石搭, 搭好白石塔,白塔白又大。来,你给我来来。
贾玲:白石塔,白石搭,白石搭白塔,塔塌了。
陈赫:什么?你这搞事情啊,白塔怎么就塌了呢?
贾玲:那有可能是被我给坐塌的呀。欧阳柱,不管怎么说,你输了,你就得答应我的要求,我也没有别的啊,就是让你坐这陪英子聊会天。
陈赫:行,我输了啊,坐下可以,聊天不可以。
贾玲:为什么?
陈赫:我很忙的,我要看书啊。
贾玲:别看了。
陈赫:不可以。
贾玲:别看了。
陈赫:不行的。
贾玲:我跟你说让你别看了。(把书扔掉)
陈赫:你干什么啊?那本书很难买的,整个厂区只有两本你知不知道,还有一本在我这里。
贾玲:(把书扔掉)我让你看,坐下,聊天。
陈赫:你神经病啊,我不坐。我坐下来不是因为我怕你,是因为我腿酸了。
张小斐:不好意思啊,刚才我妹妹把你的书给扔了。
陈赫:她扔了,没关系,但是那个你知道吗?《西游记》特别难买。
张小斐:你也看《西游记》啊?
陈赫:怎么?你也看吗?
张小斐:对啊,我看了好几遍呢。
陈赫:你喜欢哪一个章节呀?
张小斐:你喜欢哪一个章节?
陈赫、张小斐:《三打白骨精》。
商贩:豆腐脑,刚出锅的豆腐脑。
贾玲:去那边卖去,这边聊事呢,让你去那边卖去,跟你说你不听呢。
商贩:(倒地)豆腐渣,刚做出来的豆腐渣。
贾玲:没事没事,你们俩接着聊。
陈赫:那个没想到那么巧。
张小斐:是啊,好巧啊。
陈赫:没想到你也喜欢看书啊?
张小斐:是的,我以后的梦想就是开一间书店。
陈赫:刚好,我有一间书店。
商贩:豆腐渣,刚出锅的豆腐渣。
贾玲:(把豆腐捣烂)我让你卖。
商贩:豆浆,刚磨好的豆浆。
贾玲:(把豆腐扔掉)还卖什么?
商贩:卖筐,筐,刚腾出来的筐。
贾玲:没事没事了,他没的可卖了,你们俩接着聊。
陈赫:焕英啊,明天我去广播的时候,你跟我一块去,然后我们俩聊一聊这个《西游记》的内容。
张小斐:就我们俩呀,这不好吧,这多尴尬呀。
陈赫:尴尬吗?没事,实在不行我可以叫个朋友。
贾玲:带什么朋友啊?
陈赫:我朋友人挺好的,对了,和你爸一个职业,打更的,贾文田。
张小斐:贾文田?
贾玲:贾文田?
陈赫:贾文田。
贾玲:我终于知道你存在的意义了,备胎。
陈赫:行,那就说定了,这个明天我们再见行不行?
张小斐:好。
陈赫:再见。
张小斐:再见。
陈赫:白石塔,白石搭,白石搭白塔,白塔塌了。搞事情。
贾玲:开心吗?
张小斐:太开心,太开心了,谢谢你,谢谢你,玲。
贾玲:你开心就好。
张小斐:今天晚上上我家吃饭去不好?
贾玲:好啊。
张小斐:走。怎么了?
(钟声)
贾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张小斐:声音?没有啊,走走走。
贾玲:英子,我不去了,我得回去了。
张小斐:怎么了?你要回家呀?
贾玲:嗯。
张小斐:你着什么急呀?吃完饭再走呗。
贾玲:不了。
张小斐: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妈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夜是不是?
贾玲:嗯。
张小斐:那也行,那以后有机会,我上省城找你去。
贾玲:等我回省城以后,你已经不在了。
张小斐:什么意思啊?
贾玲:没什么意思,那咱俩写信。
张小斐:行,那回头我给你写信,我回家了啊,再见。对了,你的地址。玲,玲,走这么快。
张小斐: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代班主持人英子,给大家播一个新学的绕口令。白石塔,白石搭,白石搭白塔,白塔塌了。
贾玲:妈,你叫我什么?
贾玲妈:你叫我什么?
贾玲:我是你女儿啊。
贾玲妈:我就说嘛,你怎么长得跟我那么像,我早就发现了。
贾玲:哪儿像了?妈那么瘦,我那么胖。对了,妈,你怎么把我生得那么胖?
贾玲妈:你爸回来了。
贾玲爸:媳妇,我回来了。
贾玲妈:回来了。
贾玲:我随我爸了。
贾玲爸:来来来,吃雪糕。
张小斐:都化了。
贾玲爸:媳妇,咱家什么时候能买个冰箱啊?
张小斐:不着急,等以后有钱了再买。
贾玲:妈,我给你买了个冰箱,双开门的。
贾玲妈:妈知道。
张小斐:什么呀?你买它干吗呀?贵不贵?
贾玲爸:不贵,李婶还买件皮大衣呢,等将来我挣钱了,也给你买一个。
张小斐:我不要。
贾玲:妈,那件绿色的皮衣我也给你买了。
贾玲妈:妈知道。
贾玲:妈,你怎么那么爱笑啊?
贾玲妈:因为妈生了你呀。
贾玲:妈,我现在是一名喜剧演员,好多好多人喜欢我。
贾玲妈:妈知道。
张小斐:我大胖闺女,妈抱不动了。
邻居:老贾,大队上放电影,这个去晚了没有座。
贾玲爸:那我带孩子先去了啊。
张小斐:你先去,你先去,占座啊。
贾玲爸:好嘞。
贾玲:妈,我好想你。
贾玲妈:妈知道。